宋代笔记中一个永远不让赌徒达成心愿的香炉:

原标题:宋代笔记中一个永远不让赌徒达成心愿的香炉:祥宏说夷坚

宋代段子:赌博不是正路,要走正路很难。小二嗜赌成性,用赌博积累本钱。心说挣够五百千,就把正经营生干。每次将要达到目标,总发现手提竹篮,已经年过半百,黄泉路现在眼前,可惜一辈子时光,稀里糊涂就这样过完。

凌二赌博来自祥宏讲夷坚

00:00

06:48

【原文】

浮梁西村民凌二,世世农业。翁之次子小二者,独嗜赌博,虽日挞不悛。

遇一客,言能卜筮,以一神像画卷并一香炉自随,毎事必祝。凌子往扣某日胜负,客曰:“今夕胜五百钱,盈数即止,不可过也。”已而诣山寺,从其徒夜博,果得钱如数。黙念此戏不可不求援于神,即再谒客致谢,而举所赢买酒纵饮,伺客醉卧,负其两物归。客不敢访寻,狼狈而去。

凌敬其所奉,动輙如意。因设誓俟满五百千,当整治生涯,不复仍旧习。凡数年,贮储过半,而二亲继亡。殡葬之费,于是乎出,为之荡然。又积之至四百千,而一子与人鬭,人自戕。厥母以为此子杀之,拘鞫囹圄,尽耗其资,乃获明白。遂至于三,及四十八万矣,一夕遭火,悉为煨烬。

是时凌年过五十,无复可营,既死。其别子差能自立,尝为毒蛇啮右手,自断其臂,得不死,今犹在云。【右二事亦张子理说。】

【白话语音文字版】

浮梁(江西景德镇)西村的村民凌二,世世务农,他的二儿子叫凌小二,唯独嗜好赌博。虽然父亲凌二每天揍小二,他依然屡教不改。

有一回,小二碰到一个会占卜的客商。他自带一个画轴,里面画着个神像,还有一个随身香炉。只要心有疑问,商人随时把画轴挂起来,焚香祷告,求问画中神像。小二知道这个情况后找到客商说:“你帮我问问你的神灵,看看我哪天赌博合适,输赢结果如何?”客商经过一番祷告,给了小二一个消息:“今天晚上你能赢500钱,但不能过分,到了这个钱数就要收手。”小二随即去了山中一座寺庙,他跟一起常玩的人赌博,还真赢钱了,赢了500钱。

这一下,小二心想:以后我再赌博就来求助这个神灵岂不是好?于是,他再次拜访客商,首先表示感谢,用赢的500钱买来酒菜,他跟客商一醉方休,大吃大喝。他把那客商喝到人事不知,就把那画轴和小香炉一起偷走了。客人酒醒以后也没敢问,竟然狼狈逃走了。

小二于是每天恭敬侍奉这神像,后来也是事事如意,有求必应。于是他发誓说:“我赌博只要挣够五百千的钱,就金盆洗手!我就干正经营生!”这一下过了好几年,凌二经常赌博赢钱,积蓄不断增加,已经超过五百千之数的一半了。就在此时,小二父母去世了,办后事要花钱,这一花,积蓄就差不多没了;然后他接着赌博赢钱,再次积累。这次又积累到四百千的时候,他一个儿子跟别人打架,对方不知什么原因自杀了,死者母亲就找小二儿子算账,说是小二儿子把自己孩子杀了。于是官府把凌小二的孩子抓进监狱,拷打审问折腾半天,经过托人找关系,最后把此事辨白清楚了。小二儿子最终给放了,但是小二的钱也没了;小二接着赌博,这是第三次,当钱又积累到48万,有一天晚上,他们家遭了火灾了,整个家都被烧毁了,这一下,钱又没了。

此时的凌二已经年过五十,原来发誓说挣够五百千干正经行业,现在到了这个年龄也干不了。后来小二就死了。他另外一个儿子,算是勉强能够自立,有一回被毒蛇咬伤了右手,赶紧处理,砍断右臂。人虽然没死,但一条胳膊没了。这儿子现在还活着呢。讲述者叫张子理。

【祥宏点评】:现在想来,那客商当时没追究神像和香炉,也有可能他知道这东西最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; 凌二对儿子小二虽然管教,但没效果。凌小二本来还想学好,心里还有一点点善念,想赌博差不多了,就干正业,孰不知,赌博本身就是一条斜道,就好比干了一堆坏事儿,却说目的是为了干好事儿,这在逻辑上不通;故事提到的客商可能从事长途贩运,这些人如果信什么神,通常会带一个画轴,同时带着香炉,这样的话方便敬拜,《夷坚志》不止一处讲到了这种生活。

(文图说明:《夷坚志》原文电子版文字主要来自“龙的传人”博客-特别致谢!再经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夷坚志》校订;全部图片来自网络。)

《夷坚志》简介:

宋代大文人洪迈编撰的《夷坚志》是中国古代志怪笔记小说的顶峰。它卷轶浩繁,包罗万象,流传至今仍保存了206卷共2600多个宋代事件,是中华传统文化最伟大的宝库之一。

《夷坚志》的时空观深契佛法,与宋代文化领先世界的历史地位相一致。它表面看是一本奇人、异事、神怪大全,本质上却是最真实细腻的宋代社会生活实录八达国际博彩,极具文献价值。

宋代社会生活塑造了此后中国人的心灵格局,《夷坚志》仿若是中国人的心灵大海。人们平时沉浮其中,茫然不觉,一旦凝神静思就会发现:

天下没有新鲜事,一切尽在《夷坚志》

本文已经获得授权发布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